蘭州零食美食聯盟

老年少女在路上的流水賬

去流浪去換成長2019-06-18 04:25:52

旅行是什么 又有什么意義

于我 大概是用流浪換成長吧

一個人行行走走

和自己對話自省 拋下一些負擔 以便往后的輕松

再就是遇見“奇形怪狀”的人 有段奇妙的緣分

感受不同生命的努力綻放

其實人生哪有什么了不起 都是努力活著罷了

?

二零一五年 踏上了 西北 這片的神奇的土地

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就像是遠行的孩子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

讓人覺得輕松自在且是自己

記憶里總有些人和故事是久久不能忘懷的

回憶起都是一段故事

?

青海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但不過才兩年

那個面館的小女孩 我至今搞不懂為什么會加我QQ

不過是結賬的時候說了兩句話 大概是同民族的親切吧

第一次讓我在異鄉也有了一種親切感

?

一六年我終于踏上了我夢寐以求的高原

一個人 四十個小時 硬座

差點要了我的命

還好有一個超級搞笑的沈陽列車員 一個超可愛的寧夏小朋友

算是給這個艱苦卓絕的火車之旅帶來些輕松

出站遇見的第一個人 就讓我對這個城市好感倍增

那是一個藏族的黑車司機大叔

雖然我沒有打他的車 但他還是超熱心的給我指路幫我把箱子拿上車

?

帶著戒備心總會遇到壞人 ?我一直相信這世上還是好人多

下雨天要換客棧卻沒帶傘 發現同行的人另有所圖 忘了帶牛仔褲的腰帶

總之那個早上不好過 信任的被辜負 雨天的狼狽

天晴之后 一個人走到大昭寺 走著走著好難過

一個擦肩而過的藏族大叔 陽光下淳樸的臉配上潔白的微笑

那個微笑那份陽光下的溫暖和感動 讓我決定我一定要做一個善良的人

?

我記得

五個人一起開著我們的小棕 在林芝的路上

兄弟客棧超級好的老板娘 雖然我沒能如約去做義工

徒步的偶像小花和她的三個隊友

我們一起海聊一起去老巷喝酒一起在拉薩凌晨的街頭上唱歌

Z9816上那個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一起玩的很好的藏族小可愛

?

?

?

我還記得

納木錯的風和日麗與烏云密布 羊湖的天水相接與平靜

我更記得

納木錯徹骨的冷讓我們幾個人同吃一碗泡面 靠聊天取暖

羊湖旁體會到自己的渺小和拋開所有的我

……

?

2017 K41 北京—敦煌

去錯火車站 第一次打摩托車

被查票的列車員笑整個車廂只有我一個全程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得了他們很多照顧也陪聊了全程

第一次見到陌生人 可以如此徑自流淚

不知道坐在我對面的阿姨經歷了什么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那種情境下顯得很局促的我默默地掏出了我的大白兔 說吃點甜的會開心點

其實只要你施與善意你會獲得到更多

然后我就收到了阿姨的一大把瓜子

在列車員大叔的安排下我在快到達目的地認識了內蒙的姐姐收貨了好吃的牛肉干

二十多個小時的火車 我竟然在下車的時候很舍不得那幾個可愛的列車員甚至有點想哭

沒有說再見 沒有留任何聯系方式 也清醒的知道再也不會見了

我記得

一個小時可以走遍的市區

魔鬼城最圓最大最美的落日以及日落后的寒冷

陽關夜晚的漫天繁星

……

?

2017

我記得

寧夏街頭萌萌的安全島的標志和車讓行人

登頂賀蘭山的三個小時

本來是不想登頂了奈何下去比登頂還遠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還好堅持了

如果寧夏的一切我都忘記了 我也不會忘記我的砂鍋 人生摯愛

?

張掖只呆了兩天實在是太短了 還沒來得及好好感受這座小城

不過

我記得丹霞的美麗和壯觀 甜甜的西瓜 酸人一個跟頭的杏皮水

還有 一直講粵語的三個香港小哥哥發現我聽得懂之后懵逼的樣子然后四個人一起講廣東話

?

去過的地方咿呀咿都忘記了 只有拉薩忘不了

在西北 心里一個聲音越來越強按耐不住噴涌而出 我要回拉薩

倒了一趟火車 我又坐上了去往拉薩的火車

不知道是高反還是沒有休息好到了西寧頭疼的要炸了 硬撐著上了火車

一改以往特別嗨的狀態 上車就開始睡 睡了幾個小時沒事了

醒來發現周圍沒有人了 一會兒對面的大叔回來了說我們讓隔壁有空座你在這睡吧

我的天 好感動眼淚都快下來了 不過休息的差不多了就把地兒讓給了大叔

我跑到旁邊去坐著了 然后就認識了我們宗妹和孟哥

三個人半夜在車上嘎嘎嘎聊 被其他人提醒了

可是聊的在熱鬧也沒有抵擋住唐古拉的寒冷 三人穿上了所有保暖的衣物

凌晨翻過唐古拉 走向朝陽 整個車廂的人又“活”了過來

我們一起打牌一起談笑

眼前分明是初相識 心底卻似舊時又

偏愛坐硬座 其實也是因為硬座便宜

喜歡硬座車廂里人與人的親切和濃濃的生活氣 透過他們感受不同的人生

坐在中間能感受到很多 似乎可以觸及到另一個靈魂

就像遇見的那個左手斷指的大叔 不知道生活給了他多少的磨難與艱辛

但是他望著窗外的雪山說“聽人說西藏很美,我就想著一定要來看看”

那瞬間我好感動哦又差點哭了

到了那曲進了藏區 上來了很多藏民

聞著熟悉的酥油味 看著那一張紙單純的臉

我知道我回來了 就像是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

這次沒有像游客一樣去景點打卡 而是好好的體會生活

像個當地人一樣

天亮 起床 喝甜茶吃藏面 去布宮和大昭寺看人轉經

晚上坐在自帶地暖的大昭寺廣場上聊天看人

想起那晚遇見的那個小女孩 沒有幫她讓我一直耿耿于懷

她在我們旁邊問了我們好多問題 我能聽出她去高原之外的世界的向往

不知道為什么在她在我們的幫忙下找另一個人賣東西的時候 我突然哭了

是沒幫她的愧疚還是她話里對世界的渴望 我也說不清

苦了宗妹被兩個老司機帶跑偏了

還過了一個雪頓節 酸奶是真酸吶 哲蚌寺是真遠

去了拉姆拉錯 照沒照見前世今生我也不知道 也許照見了前世吧

載我們去的藏族大叔 又讓我感動了一把

上到停車場的時候天居然下雪了

下車的時候大叔從后備箱里找了一個雨衣給我 他自己是穿著半袖

爬上去的路雖然直線距離只有幾十米卻異常的難

爬幾步就停下來喘 差點我就放棄了

藏族阿姨給的葡萄糖 很多人從旁邊經過的鼓勵

我努力上去了 天也晴了 得以見到圣湖

晚上回到鎮上拉著他倆一起和藏族阿姨們跳舞 還被白天的司機大叔看見了

送別了他們倆 我迎來了一個人在拉薩的最后一天

跑到光明坐在藏民中間喝茶聊天

坐在大昭寺轉經道旁的長椅上和阿媽們一起曬太陽

用著彼此聽不懂的語言聊天 其實主要靠手語

把身上僅剩的零錢給了一個“乞討”藏族老爺爺

他攥著我的手 我看著他的臉 上面有九十多年歲月的痕跡

看著他有些渾濁的眼睛 我一瞬間呆住了 不知道作何回應

眼淚瞬間盈滿眼眶 抽出手走了

后來看見他去向別人要錢次次碰壁 我好心疼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的生活是不是很艱難 但是我愿意相信他是

不知道還能不在遇見他

又到了離開的時候 這次沒有那么不舍 因為我知道我一定還會回來的

可能拉薩也舍不得讓我離開它的懷抱

回家的路變得異常艱難 只能先買到那曲的票再補

補了17小時的無座 很有趣 卻也不想有下一次

遇見一個一起到西寧的無座大哥 ?

和沈陽列車員嘮嗑緩解唐古拉山的冷和瞌睡來襲

遇見一個那曲到北京上學的藏族小伙

因為我問了句奶酪和牛肉干 就跑去給我拿他家自己做的

遇見了形形色色的人煞時奇妙

……

?

都是簡短的描述 但是每個字的背后都是一段故事

很多人和事像是過電影一樣 說些很俗套卻也都是真心的話

真的感謝機緣讓我們相遇 有過一段故事

雖然很可能以后我們再不會聯系 但衷心的希望大家一切都好

?


3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