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零食美食聯盟

民間故事:全神廟傳說!王大個兒與神秘少女結緣,得道成仙!

零點鬼話2019-06-26 01:16:09

從鄭家屯向北走十多里,有一條已經干枯的河,叫巨流河。河岸上有一座廟,叫全神廟。關于這座廟,很多老人都會對你講起一段優美的傳說。

相傳在很久以前,巨流河邊有一個小村落,叫馬家坨子,馬家坨子附近有二十幾戶人家。

部落有一個姓馬的財主。馬財主為人狡詐,表面上看很和氣,其實內心十分兇狠。鄉親們對他恨得咬牙切齒,可由于馬財主財大氣粗,鄉親們只好忍氣吞聲。有一年春天,從山東逃難來一個姓王的小伙子。這小伙子長得濃眉大眼,五大三粗,往地下一站,像座黑塔似的。因為他個子高,為人處世老實厚道,見過他的人都叫他“王大個兒。”



馬財主聽說屯子里來了一個壯小伙,高興極了。他馬上派人把王大個兒找來,讓王大個兒給他當長工。王大個兒在馬家坨安下身來以后,除了給馬財主干活,還抽出身幫鄉親們干這干那。鄉親們看他憨厚樸實,都很喜歡他,有幾個上歲數的老人還想幫他找一個姑娘,成個家,好在馬家坨子過生活。

第二年春天,種子剛下地,老天不知刮的什么風,干打雷不下雨,鄉親們急得編了一條假龍在巨流河岸邊日夜求雨。

四月十八那天,鄉親們又到龍王廟前拜神求雨。王大個兒因為馬財主叫他耕河邊的一塊地,無法脫身去龍王廟,急得直打轉轉。

太陽快要落山時,王大個兒連餓帶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他扶著犁一步三搖地向地頭走去。走著走著,迎面有一個十八九歲的姑娘和一個十二三歲的小男孩向他走來。倆人來到王大個兒跟前,小男孩滿面帶笑上前施禮:“這位大哥,前面這條河水有多深呀?”

王大個兒停下犁杖,望著嘩嘩流淌的河水,然后看著倆人焦急的神色,慢聲拉語地說:“小兄弟,這河水有一人多深呀。”

“哎呀,這可怎么辦呢?”那個姑娘聽后,臉色突變。

小男孩一聽,一手拉著姑娘,一手拉住王大個兒:“姐姐,你不要怕。大哥哥,今天我和姐姐去趕廟會,回來晚了,渡口的船沒有了,你幫幫我們吧!”

王大個兒緊皺眉頭,看了看漸漸黑下來的天色,沉思了一會兒說:“這樣吧,我牽著馬,你拽住馬尾巴,一吃喝馬就能躥過去!”

“太好了!”小男孩高興得拍著手,連蹦帶跳地叫了起來。

那姑娘微微抬起頭,用兩只大眼睛看著王大個兒。王大個兒卸下犁杖,牽過馬,先把那姑娘扶上馬,然后讓小男孩拽住馬尾巴,自己在前頭牽著馬一步一步向河里走去。

春天的河水很涼,走一步都刺骨頭。但是,為了這姐弟倆,王大個兒一點都顧不上了。不知不覺,三人已到河中間,不知什么東西絆了一下,那匹馬一失前蹄,險些跌倒。這一下可把馬背上的姑娘嚇壞了。王大個兒緊忙上前扶住馬上的姑娘。那姑娘驚恐之中從馬背上落下來,正好趴在王大個兒的后背上,王大個兒趁勢將姑娘背在背上。



三人走走停停,漸漸到了河對岸。姑娘羞羞答答地從王大個兒背上跳下來,拽了拽濕滾滾的衣裳,低聲說道:“大哥哥,我真不知道該怎樣感謝你。”王大個兒慌亂得不知說什么好,抬起頭望望遠方,不由得驚叫一聲:“哎呀,天都黑這樣了,你們姐倆趕緊趕路吧。”

姑娘抬起頭,呆呆地望著王大個兒好一會兒,才拉起小男孩,一步三回頭地向勃勃吐山下走去。

打那以后,王大個兒常常想起這件事,常常想起那姑娘和小男孩。

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王大個兒又來到河邊地。歇氣的時候,王大個兒把自己的雙手墊在頭下,仰面躺在草棵里,似睡非睡地想著心事。忽然,耳邊傳來一聲呼喚“大哥哥”。王大個兒從沉思中醒來,揉揉雙眼向河邊一看,河對岸有一個姑娘和小男孩正輕飄飄地向王大個兒走來。王大個兒定睛觀看,幾乎高興得跳了起來。眼前這兩個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姐弟倆;王大個兒急忙上前迎去。可這姐弟倆不知為什么沒蹚水,卻貼著水面向自己走來。大個子望著眼前的姐弟倆,一時不知說什么好,只是傻乎乎地笑著。

小男孩一步跨上河岸,拉拉王大個兒的手說:“大哥哥,這些天你過得好嗎?我可想你了。自從那天我和你分手后,我總夢著你。我姐姐也很想你,她天天夸你的心眼好,對人誠實。我今天一張羅看你,她馬上就帶我來了。”聽小男孩這么一說,站在一旁的姑娘不好意思地說:“小弟,亂說什么呀?”沒想到調皮的小男孩竟然鉆了那個姑娘的空子,他笑瞇瞇地對姐姐說:“我可沒亂說,是你自己催我快來的。”姑娘忙上前堵住男孩的嘴。小男孩一扭身藏到了王大個兒的身后。這一下可把姑娘鬧愣了,只見王大個兒站在自己的對面,一雙眼睛正呆呆地望著自己。

王大個兒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同一個姑娘站得這么近,他心呼呼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躲在大個子身后的小男孩見倆人相對無語,禁不住從身后跳出來說:“姐,你和大哥哥在這說話,我幫他種地去。”大個一聽,忙說:“小兄弟,你太小,還是我自己來吧!”這時,姑娘一步上前,用懇切的口氣對大個子說:“大哥哥,你放心讓他去吧!”男孩一聽姐姐發話了,操起鞭子,吆喝著馬兒就種地去了。

河岸上只剩下姑娘和王大個兒。王大個兒慢慢抬起頭,見姑娘面如三月桃花,微風吹來似落上一片紅云。大個子一見姑娘正注視著自己,不由得低下頭去。

“大哥哥,咱們坐一會兒吧!”姑娘見大個子那靦腆樣,自己首先發話了。

王大個兒順從地坐在離姑娘不遠的土坡上。相視片刻,姑娘又開口說話了:“大哥哥,你家住馬家坨,妻兒老小是否同居一堂?”

王大個兒長嘆一聲:“我哪里有什么妻兒老小。我老家在山東,因為家鄉久旱無雨,才逃荒到此,父母年邁經不起一路上的顛簸,先后被埋入黃土。現在只剩我孤身一人,為馬家耕種土地,混口飯吃……”姑娘聽了王大個兒的自述,不由得流下淚水。她一邊安慰王大個兒,一邊從衣兜里掏出幾個煮熟了的野鴨蛋,捧到王大個兒面前。王大個兒見此,不由得伸出雙手接過野鴨蛋。



從此以后,姐弟倆天天來找王大個兒。每次都由男孩替王大個兒種地,姐姐陪王大個兒嘮磕。天長日久,王大個兒和姑娘的感情越來越深,一天不見面急得猴跳似的。有一天兩人在草地上訂下終身以后,姑娘對王大個兒說:“王大哥,我看你心眼好,為人處世不存二心,我只好告訴你吧,我家住在勃勃吐山,如果你有什么為難之事就來找我,我住的地方你不知道,但你一過西遼河就能見到一棵大榆樹。你在榆樹的左邊連拍三下,就能看見我。王大哥,我們倆的事不要告訴別人,不然的話,我就會再也見不到你了。”說完,姑娘用手一指,河面上立刻出現了一個彎彎曲曲的小橋,姐弟倆一前一后走向對岸。

時間久了,屯子里的人都說,王大個兒犁地不用犁杖,只要在地頭一站,土地就會變成一片黑黝黝的波浪。可是,一旦人們向王大個兒說起這件事,王大個兒總是閉口不答,似乎這件事和他一點關系沒有。

一晃夏天到了,馬家佗一帶的莊稼都蔫了,鄉親們吃上頓沒下頓,只好到地里挖野菜。一連十幾天過去了,屯子里餓死了不少人。馬財主一見十分高興,他想,發財的機會到了。有一天他站在屯子里的一個高臺上大聲喊叫:“鄉親們,你們沒吃的了吧,我也是沒辦法,誰能弄幾個金元寶,我就讓大家渡過難關。”人們一聽直搖頭。這時候的窮人連鍋都揭不開,到哪里去弄金元寶啊。

平時一向沉默寡言的王大個兒看著面黃肌瘦的鄉親們,心里十分難過。夜里,他剛剛閉上眼睛,突然那姑娘笑著向他走來:“王大哥,你忘了,我不是告訴你有什么困難來找我嗎?你怎么不來!”說完,那姑娘又飄飄而去。王大個兒睜開眼睛,屋里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王大個兒再也睡不著了,他披上衣服,決心去找那姑娘,為鄉親們解除痛苦。王大個兒邁步如飛,一口氣膛過西遼河來到勃勃吐山北面的老榆樹下,輕輕拍了三下。

過了一會兒,只見山坡上走過來一個手提燈籠的人。走近前一看,是小男孩。男孩上前打招呼:“大哥哥,我姐姐知道你遇到困難了,請跟我去取鄉親們需要的東西吧。”說話間,男孩用手一指,勃勃吐山的北面立刻敞開一扇大門,王大個兒驚奇地隨男孩走進山門。

只見那山洞里亮如白晝,一棵百年古木,聳立云間,滿地的花草噴發著一股香氣。在一個小樓門前,那姑娘笑容滿面地向王大個兒打招呼:“王大哥,你早就應該來!”王大個兒走進小樓,見家什擺得整整齊齊,地中央的一個方桌上放著一個柳條筐,上面用紅綢子蒙著。姑娘含笑走到桌前,讓王大個兒先歇一會兒。王大個兒哪顧上休息,他恨不得把屯子里發生的事全告訴姑娘。姑娘好像知道王大個兒的心事,站起身沉思一會兒說:“大哥哥,我知道你來干什么。那不,桌上的東西就是給你準備的,你先吃點東西,然后把需要的東西拿回去。”

王大個兒伸手掀開蒙筐子的紅綢子,發現筐里裝著十幾塊金光閃閃的大元寶。王大個兒感動得不知說什么好,他給姑娘鞠了一躬,然后一口氣跑回屯子。這時天光大亮,鄉親們正圍在馬財主家的門前。王大個兒一見忙喊:“鄉親們,都來取金元寶吧!”

鄉親們聽到喊聲,半信半疑地走到王大個兒身邊。當他們確認是金元寶時都很驚奇,有的問:“王大個兒,你從哪弄來這么多金元寶哇?”王大個兒什么也沒說,只是把那十幾個金元寶分給了大家。

馬財主聽到了喊聲,開始以為王大個兒喊著玩,可出院一看,分給大伙的真是金元寶。他心想王大個兒是個長工,哪來的元寶呢?一定是偷的。這時馬財主來到大個兒跟前說:“你哪來的金元寶?分明是偷我家的,家丁,快給我搶回來!”王大個兒氣得一把拽住馬財主說:“你憑什么搶我的金元寶?”馬財主冷笑一聲:“你哪來的金元寶,一定是偷的,我要到衙門去告你。”說完,一聲令下,讓打手將王大個兒捆著送到縣衙。

馬財主把王大個兒送到縣衙以后,隨手塞給縣令幾個金元寶。

縣令見錢眼開,驚堂木一拍就將王大個兒打得皮開肉綻。

鄉親們聽說貪官不間青紅皂白就把王大個兒打傷,大伙抱著不平把王大個兒抬回屯子,為他擦洗傷口。有個小伙子心想,王大個兒平時和我們一樣窮,哪來的這些元寶呢?王大個兒是誠實人,不會偷別人的東西,那這金元寶是從哪弄來的呢?我要向王大個兒問個明白。鄉親們經過再三勸問,王大個兒終于把自己遇到姐弟倆的事說了出來。鄉親們聽了又驚又喜,一位上年紀的老人持著胡子說道:“孩子,你一定是遇到神仙啦,眼下你攤上這件事,只有找他們才能救你呀。”

鄉親們走后,王大個兒一人躺在炕上越想越生氣,恨不得把馬財主弄死才解心頭之恨。對,應該去找那姐弟倆幫忙,王大個兒撐起身子,趁著夜深人靜就上路了。

馬財主聽說王大個兒不見了,真有些害怕,但他表面上還裝著不在乎的樣子。

一天夜里,鄉親們勞累了一天都進人了夢鄉。突然一陣急促的喊聲,將沉睡的人們驚醒。家家戶戶打開門一看,是西遼河發了大水,往日平靜的西遼河,現在仿佛像一匹脫韁的野馬,打著漩渦,吐著白沫,向馬家坨撲來。這水勢也真怪,沿著屯子中間的道走,圍著馬家的大院撞。馬財主站在房上領著全家人看,用拳頭敲打著自己的腦瓜:“這下可完了,我那幾百晌地全完了。”馬財主一邊哭一邊喊,水勢不但沒有減弱,反而圍著他腳尖轉。馬財主左閃右躲,雙腳沒等邁步就被涌下房頂,順著水漂走了。馬財主的兒子見狀,急忙帶領全家人跪在房頂上直磕頭:“河神,我爹作孽了。我們再也不敢欺負窮人了。你饒過我們吧,我給你修廟立位,唱三天大戲……”

馬家的人折騰了一宿,天亮時水還真的撤下去了。人們定眼一看,家家戶戶門前沒有一滴水,只是馬家門口沖出條大溝,水順著這條溝向西緩緩地流著。鄉親們心里明白,是那位姑娘替王大個兒報仇來了。

再說水撤之后,馬家從縣城請來驢皮影班子,唱了三天野臺戲。馬家為了保全自己的家業,還在河邊殺羊上供。過了幾天,他們又請了幾名能工巧匠,在河邊修起一座廟。

廟修好了,為神請位,可他們不知道河水里都有什么神,只好讓一個落第秀才幫忙想辦法。這個秀才閉目思量很久,方慢慢說道:“不知是哪路神仙,那一定全神都有才行。”于是把廟定為全神廟,把從馬家門前經過的河叫巨流訶。

從此以后,人們再也不見王大個兒。有人說王大個兒吃了那姑娘的藥,病很快就好了,他與那姑娘在山洞里結下百年之好以后,也得道成仙,他每天在勃勃吐山采藥時還經常向馬家坨張望呢。

長按下圖,一鍵關注更多故事


35选7玩法